ole7中文客服
  咨询电话:18568953609

ole7中文网站

掉粉再多也要揭开这名人的假面

    经常有人说,网红时代改变了一切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以前挣钱靠学习,现在挣钱靠脸靠身材靠聊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这个万能职业,还让很多新兴职业应运而生。它可以和其他职业做拼贴,比如网红代购、网红演员、网红主播、网红模特、网红奶茶铺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时代,貌似可以无限蔓延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改变最大的,应该是年轻人的初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之前的每个时代,年轻人向往无数职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现在,一半人都向往当网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新华网做过权威调查,这份工作,54%的95后都想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你因为这个就对未来的年轻人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

    Sir劝你大可不必如此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全球的年轻人都值得你唏嘘一把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《美国摹因》

    The American Meme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一部拍美国网红的纪录片。

    

    采访对象,主要是2013年-2015年之间的网红,可以说,是红利期的网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都知道,当网红的最大驱动力,就是钱。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,可能始于一场意外,却持续于一份丰厚的外快。

    

    都说网红挣钱,到底有多挣?

    

    纪录片里的几位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换算过来,一张照片,至少抵得上人民币30万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理想状况下,一个不错的中产,年薪30万工作30年,也可能不如人家1个月的收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你能想象嘛,发几个视频,然后你就能直接退休了?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欠揍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比贩毒走私来得都快,还省下不少成本,关键还不犯法,零风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,凭什么?

    

    不是网红的人,死也想不通。辛辛苦苦熬夜加班一年,还不如人家一条20个字的推文?

    

    价值观被震碎,高等教育全废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比起赚钱,网红的人格形态,更让人端小板凳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这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身油脂配脑袋顶上一撮海草,在ins上获得了1050万的粉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此人匪号胖犹太,放我国,就是一个“游泳健身了解一下”的目标用户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百分之百死肥宅,按咱爸妈的老观念……这孩子咋办哟,对象都找不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在美国,他靠着这造型硬是杀出了一片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照片里,他可不乏女人缘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拍摄现场,迷死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好吧,你说他丑,一点亮点也没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很多人就是看上眼了,真的,多瞅两眼,你就没看出来点可以在《权力的游戏》跑跑野蛮人龙套的意思?

    

    甭管你理不理解吧,人家符合互联网逻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互联网逻辑是这样:

    

    别管背后的原理,反正有流量就有钱。

    

    钱还可以以各种看似反经济学的方式滚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他要是开心了,还会给人送钱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发一个推,X月X日在X楼X号房间,等你来拿钱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你要是信了,那可能就会像这个女孩一样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一开门,以为自己会被砸死,所以没敢站在地上的标志处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后……你就被钱砸爽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估计这么玩,流量又要上热搜,又会带来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点子其实不稀奇,国内不少主播肯定也想这么玩,但怕被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人家在美国这么玩,却受邀参加白宫晚宴,奥巴马现场问妻子,你要不要也把辫子绑成他这样?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美国地大物博,网红其实也分阶层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就有在艺术鉴赏力和社交能力上远远碾压“胖犹太”的网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摄影师基里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工作其实就是拍照,听上去还蛮正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呵呵……拍什么呢?

    

    夜店!

    

    他是这里的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的国度,酒和奶油要浇在女人身上,然后,大家互舔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你要说,神经病啊!酒不要钱啊!

    

    可他给出的逻辑很简单,并且,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夜店,没有人是来听歌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都是来买醉,然后找炮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这不是很羞羞难以启齿吗?那就需要点疯狂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疯狂,由基里尔专供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只要美国某城市的夜店,打出他驻场的消息,当晚绝对爆满!

    

    和对“胖犹太”的生理审丑不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基里尔让这里的人穿着衣服,却又好像没穿(当然前提是身材够好)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说,我从不在清醒的时候和人交谈,只有酒精,才能让人类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你已经开始产生反感,那是你没见到下面这些人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更极端的,为了求一个效果炸裂,人家会挑战生命底线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有点《蠢蛋搞怪秀》的意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是,我们也有,什么生吃蟑螂,生吃狼心,玩惊险的交通事故……各种舍命博点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观众每看到一个奇观,背后可能都是伤害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真需要这种刺激嘛?

    

    当我们深陷其中,我们会不会忘记真正有价值的快乐是什么?

    

    很可惜,在手指划动手机屏幕时,不管你什么学历什么智商,你的感官都是茫然而被动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你调动的情绪和思考,甚至不比一个幼儿园小孩强多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着看着,你可能就抛弃了思辨,抛弃了修养,成为简单的只会宣泄情绪的低级生物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就像纪录片开头所说,我们在嗑药,药的名字叫“点赞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同样利用生理刺激,艾米丽·拉塔考斯基还算相对温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大美妞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2013年她在youtube有过一次全裸出镜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一下子走红,推特至今都有1900万粉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裸露没有成为她之后主打的标签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上过杂志封面,也并不靠剥削自己肉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更多的,是活出了女人的小主张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也有“条件”不如她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布兰妮·弗尔兰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用扮丑的模样,倾吐生活中真实的丑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用新一点的思维来解释:

    

    就是一个以自嘲为主业的、搞笑喜剧演员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不少国内网红模仿过她,可称网红中的网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此,她也入选了2015年《时代杂志》年度30大互联网影响力人物榜单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,她就站正中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你可能想知道,这么爱笑,应该成长得很幸福吧?

    

    可是当她回忆童年,却想起一大段被不断孤立、霸凌的经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科技的发展让她有机会做回自己,互联网的界限,也是某种对网红个体的隔离保护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论是大美妞还是怪咖女,网红确实让她们收获了钱,以及自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,聊一个基础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什么人们喜欢网红?

    

    1、窥私欲,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2、奇观,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3、打发碎片时间,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这一切的根源,其实都是某种自我不满。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的粉丝,大多在现实中束手束脚。网红,充当了粉丝的情感投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自己做不到,所以对能做到的人会表示认可、敬意、喜爱;当然也可能表达鄙视、讨厌、憎恶……可这,依然可能是一种自我不满的投射。

    

    Sir觉得,不论这种追随会结出什么心情果实,我们最需要小心的是:

    

    追网红让我们减弱了自我思考的动力,所以我们可能会产生更多的自我不满足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是的Sir大学学的就是心理学)

    

    来,让本片最大笔墨介绍的人物粉末登场,因为她,堪称美国网红界的鼻祖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你已经快忘了的帕里斯·希尔顿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出身名门望族,家财万贯。却因放肆的照片,和火爆网络的性爱视频,成为第一代“美队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……美国网红大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她积攒了半辈子的封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出门走哪都是摄像机快门声伴奏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金·卡戴珊,当年还是希尔顿的实习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粉丝们把这个没有童年阴影,没有生活压力,却和如今网红们殊途同归的女人,想象成耶稣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她偶尔也会认为自己真的是耶稣,觉得给很多人带去了治愈的圣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人越往上走,就一定会遇到连财富和颜值也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初不雅视频流传后,她一度想自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但痛定思痛后,她反而借机发挥,用女性优势强势回归……你们不就这么想我的吗?给你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Sir相信她并不那么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像基里尔也同样厌倦了那份夜店里声色犬马人人艳羡的工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说实话,他说自己在咬牙苦撑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那么, 为什么网红们这么卖力,这么喜欢扮丑、扮蠢,牺牲色相甚至自我伤害?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网红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隐忧,那就是: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会不红?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们的主要困境,恰恰是对“淘汰”太自知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真正的焦虑,是没人能够一直红下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任何一种人生都有高峰低谷,但对网红来说,可能就是几天的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绝不是一份安稳的职业,比如在短期内快速积累财富,追求提升阶级的资本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至于成本?你有多少,你掏多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网红的目的,是为了再也不当网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在电影的结尾,网红们说出了心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胖犹太决定把卖酒当事业,不再把粉丝当衣食父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布兰妮·弗尔兰决定不再在乎粉丝,丢粉就丢吧,我得顾一顾我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连希尔顿也在不断开发自己的剩余价值。

    

    做演员不行,那就卖脸嘛——在“反表演”的虚拟现实领域,她把网红姿态的面部物理逻辑,留给了世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的生命是短暂的,但长江后浪推前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安迪·沃霍尔在40年前就说过,“将来,每个人都可以在全世界出名15分钟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听起来挺美,现在听起来挺惨。

    

    网红、热点、以及这时代的各种焦虑,其实和生命周期很像。

    

    热点加速从我们身边消失。一波波的焦虑刚出生、没解决,就已经被新一波焦虑替代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知道这篇文章的读者,有没有一半人想成为网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是,成本低,门槛低,长得漂亮有特技,年轻为什么不赚一把呢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你要注意哦,今天这篇提到的网红,之所以还有选择未来的权利,因为他们曾是金字塔顶层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网红生态的下几层,很多年轻人只是在20岁左右放纵了一把,到了30岁已经错失了成长,和进入稳妥职业的良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选择这条路,就是一场豪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走上赌桌之前,你以为看见的是天堂,但那只是天堂死过很多次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    

    想看的,胖鸟电影网有汁源

    

    编辑助理:吉尔莫的陀螺

, 1, 0, 7);